企业文化/Culture

乌杨阙背后的故事

发布时间:2017-04-07 16:04:55  阅读次数:次  来源:本站  文作者:朱怡静  图作者:

前些年去过一次三峡博物馆,对列于馆中大厅的这对阙却是不曾注意的。清明节的时候,朋友从豫都过来看我,与她再次走进馆中看到这对阙时,才突然想去,某一日在中央电视台看到过关于这对阙发现前后的故事。

发现汉阙

在忠县乌杨镇将军村长江边大石盘有一个叫“狗钻洞”的地方,长满了一支箭、盘龙参、小花龙丹草等专治肝病的药草。

1998年8月一个赶场天的下午,因一位肝脏病人用药需要,“王草药”又一次来到“狗钻洞”采药。多次采药,加上洪水冲刷,“狗钻洞”一带的泥土变得疏松,“王草药”用力扯过几把草药引起了泥土坍塌1丈深。惊魂未定的“王草药”却发现,在长江水位135米泥土坍塌的地方突兀起两块石头来。出于好奇,他抹掉石头上的泥土,发现有人工打造的痕迹,菱角清晰。“王草药”用双手和镰刀刨开四周的泥土——石头越刨越大,直到夕阳西下,也没全露出来。第二天,“王草药”继续挖,石头呈现出精美的图案:猛兽横环,一只朱雀站在弓箭的弦上,侧边一只八九尺长的白虎镇守。第三天,他又带上妻子开挖,在第二块石头上又发现一条八九尺长的青龙。“有可能是重要文物,得立即向县里报告。”“王草药”虽只有初中文化,但却非常喜好诗词书画,年轻时还拜乌杨完小教师谭长荣学过考古的基本知识,能辨别一般的秦砖、汉瓦和古瓷器,他认为这与古人图腾有关。夫妻俩赶到乌杨邮电所拨通了县文(物)管所的电话,几次都无人接听。次日,二人来到县城文管所,所里的人都下乡去了。几天后,夫妻俩再次赶到文管所,所里职工家属和退休职工答应转达他们提供的情况。又过了两天,乌杨镇一名文化干部受文管所委托,现场查看了这些石头,并汇报说“就是些垒坟的石头”,便再无人问津。“只有图像,要是有文字记载就有说服力了。”“王草药”请来七八个搬运工,前后花了三四个月时间,又挖出了一些神话人物、大力士图像,始终没发现文字记载。也因此,重见天日的乌杨汉阙在长江边上冷清地躺了3年。

用神话吓走凿打汉阙的石匠

“我坚信国家迟早要来搬这些东西。”“狗钻洞”那堆奇异的石头成了“王草药”的心病,每天早晚,他都要去看一看,决心要保护好这些石头。

1999年3月的一天,“王草药”在离“狗钻洞”约300米的河坝抬煤炭,隐约间听到有"叮当"凿石头的声响,他发现一位石匠正在凿打那墩大石头,他丢下箩筐、扁担飞奔而去: “住手!这石头不能打。” “不能打?”石匠丢下锤子既惊愕,又气愤地看着“王草药”,“是你家的啊?”“反正你不能打。”王草药一时语塞,不知如何劝阻。锐利的錾子在精美的图案前晃动,眼看好端端的石头将毁于一旦,“王草药”突然眼前一亮,“你看这是啥子?”“王草药”拉住石匠的手,指着图案。 “像老虎和像龙,怎么啦?”石匠疑惑地看着“王草药”。  “王草药”神色凝重地告诉石匠,“不瞒你说,去年我采药用镰刀动了几下,回去就感觉不舒服。”石匠半信半疑,收起工具走了。如今在三峡博物馆里,人们还隐约可以看见乌杨汉阙被石匠凿打的“石眼”。

害怕石头再遭到破坏,“王草药”打算搬回家保护起来。他丈量石头的长、宽、高,计算出石头竟重达5-8吨,要64个人才能抬走,“王草药”只好作罢———他又将石头周围的泥土回填,把这些“宝贝”掩盖起来。每逢长江洪水泛滥,担心石头被冲走,他都要冒雨前来看看,顺便用泥土掩埋好被雨水冲洗裸露出来的石头。就这样,“王草药”风雨里为这堆石头整整守候了3年。“石头”变成“镇馆之宝”

2001年6月初,忠县文管所副所长曾先龙、忠县风景名胜管理所所长陈储德等一行三人下乡乌杨镇。因返城的轮船出故障,三人便到"王草药"的药铺歇脚。“王草药”再次提起那堆石头的事。“‘王草药’曾提过这事,我管的是风景名胜就没在意。”如今,陈储德提起此事还懊悔不已。他读过“王草药”24岁时写的一首《登山抒怀》的诗作,陈储德知道“王草药”是一个有文化的搬运工,不会空穴来风。在陈储德的坚持下,四人径直走向“狗钻洞”。当看到第一块石质构件时,曾先龙眼睛陡然一亮———这位从事文物考古工作30来年的重庆老知青,参加过三峡库区许多重大发掘,此时有些情不自禁,拿出相机要拍照。“莫慌,还有更好的。”“王草药”扒开浮土,一块飞檐翘角的石块上呈现出一座精美的石雕来。“重大发现!百分之百的汉阙!”曾先龙惊叫起来。他们发现在长江水位140米左右,方圆1000平方米地域内,大小各异的石墩、石檐等石质构件完好地散布其间,没有风化。

消息很快传到重庆市,市博物馆专家及时赶到现场确认后,随即向市文化局报告,称发现乌杨汉阙是不可多得的国宝;市领导批示,立即将乌杨阙纳入三峡文物抢救计划,一旦发掘完毕立即运回重庆,作为三峡博物馆的珍藏品,让更多的人目睹汉阙风姿。

2002年5月,历时近1年的发掘,乌杨汉阙运抵重庆市主城。2005年10月16日,乌杨汉阙在中国三峡博物馆“十大镇馆之宝”评选活动中位居榜首,被陈列在博物馆大厅。2006年元月,重庆市文化局三峡文物保护工作领导小组为“王草药”颁发《荣誉证书》,表扬他在乌杨汉阙文物保护工作中作出的有益贡献。每年,"王草药" 都要到三峡博物馆去看一看汉阙;站在汉阙前,他总是默默地念叨:你总算到了该到的地方。

他要找到乌杨汉阙的主人

随着忠县花灯坟墓群的深入发掘,人们越发坚信乌杨汉阙的主人就是三国时期蜀国名将严颜。然而,“王草药”却认为另有其人。“我要找到乌杨汉阙的主人!”十年里,乌杨汉阙成了“王草药”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,这个普通的煤炭搬运工人变得如此痴迷。10年了,王洪祥,这位乌杨汉阙的发现者并不安分———他开始寻找起乌杨汉阙的主人来。

10年前,当乌杨汉阙重见天日遭受冷遇,是他在奔走呼吁;当有人要将汉阙锯断用作他用时,是他整整守候着汉阙3年;当乌杨汉阙成为三峡博物馆最重的"镇馆之宝"后,他每年都要来探望它;如今,他又一头埋进古典史书,要为乌杨汉阙寻找当年的主人。他就是乌杨汉阙的发现者,忠县乌杨镇将军村一位普通的煤炭搬运工人王洪祥。

或许这只是一个平凡的故事,但是,从王洪祥身上散发出来的这种气息,在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人能真正的做到呢?回想起从荧幕上看到的那一幕幕,至今历历在目。正值壮年之际,蓄着小山羊胡子,颇寒酸的衣着,屋里一贫如洗的摆设……是什么让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有了坚守三年的信念?是什么让这个看似肤浅的朴实农民有了这样的执着?

敬佩之情油然而生,肃穆之感就这样在脑海里时常浮现!!

责任编辑:王丹丹